专利资讯:专利质量“全部无效”量变质变规律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知识产权理想国”作者:肖振春

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二元论虽不可调和,但唯物主义在唯心主义大咖黑格尔的《逻辑学》基础上发展了“量变质变规律”,可见,其仅仅是规律,那么,我国专利行业遵循吗?全球专利行业遵循吗?

定律是科学论证出来的,规律是经验总结出来的,原则是群体共识出来的,规则是人为设定出来的。

我国《专利法》第二十五条规定:科学发现不属于专利权保护客体。三段论:
大前提:科学发现不属于专利权保护客体
小前提:定律是科学发现
结论:定律不属于专利权保护客体
我国专利实际发展状况:量变质变规律在我国大多数行业称得上定律,特别是量变理论,但在我国专利行业,发现质变规律失效时,反思推至量变质变规律全部无效。
专利、产品、技术,谁先行?
专利圈说专利先行,产品圈说产品先行,技术圈说技术先行,非营利机构除外,其实共同的目标是商业化成功。
没有哪个国家有产品法和技术法,但基本都有《专利法》,根本原因在于专利是公权力的产物之一。依据《专利法》演绎出“产品未动,专利先行”的原则,这是新颖性的要求;但规律要求“技术先行,专利在后”,这是创新性的根本;至于产品和技术的先行关系,若产品的价值在于技术创新,则技术先行,若产品的价值在于品牌或模仿,则产品先行。
因而确知的是:技术先行于专利,专利先行于产品。
既然,技术先行于专利且专利依靠公权力,那么,专利的数量决定于技术,专利的质量决定于公权力,也即,量和质均不是内生于专利,量变质变规律不适用于全球专利行业。
2018年的我国专利申请数量数据。
我国专利申请量占全球专利申请的46.4%,超过位列其后的9位的总和,连续8年位居全球国家/地区申请量第一,也就是21世纪10年代的第一只属于我国,因为,假设我国2019年专利申请量下降10%,也将是美国专利申请量的两倍以上。
2018年理应成为我国专利行业遵循“量变质变规律”的衔接年,甚至能接受与数量下降一起的量质同变,两年的过程和结果如下所讲。
2018年是我国的专利质量元年,如今,2019年都已经过去,那么,Patent quality has move forward or improve?
自我国专利质量元年以来的变化如下:
1、高价值发明专利通过预审机制在两个月内授权;
2、一些特定技术领域集中审查和加快审查,另一些技术领域重点审查;
3、实用新型审查意见增多且授权率下行,发明授权率也下行;
4、高质量/价值专利评选活动和培训爆发增长;
5、专利代理行业仍然流水线生产、价格上涨无术、编案和30件/月持续热销。
没有与Patent quality相关的变化!

超短期授权的目的是预期即将发生(imminent)专利侵权吗?是要禁令还是赔偿,若禁令则可能使该技术带来的产业在萌芽阶段死去,若赔偿则仅仅侵权几十天。

化学和计算机这两个技术领域是全球性的特别化,不同产业在不同地区特殊化的价值是什么?合法合理性呢?
如今的实用新型是尴尬的存在,科技项目和职称这两个需方已经在排斥他,如今审核方再严厉对待,2019年最南(难)的知识产权就是实用新型。
高质量还没搞明白,高价值就来混淆,犹如2018年之前的专利运营概念。
评选的专利通常都是2018年之前申请的且获嘉奖的都是熟知的知名规模公司,不否认这些公司在专利质量道路上先行;相关的培训虽说开始注重实操,但没有技术先行的专利是楼阁而已,更何况99号优盘专利和自拍杆专利的专利故事是机遇性的。
专利代理行业借政策引导的变革之势提价也算是专利命运共同体的一致意见,但可惜的是两年了,没看到专利代理行业的自身变革。
需方主动找供方高价或提价的事件有,因为需方有相关需求,但极少且根本前提是供方具备非一般的服务人员、能力和体系。另外,编案仍然成为不少专代入行者的洗礼,至于月均30件只能算是一个专职撰写的专利代理师的接近平均值。
政策给了变革之势,赋予的变革推动主体是专利代理机构和专利审查系统,变革的目标直指专利主体。
若变革推动主体二者之间将变革之势逐渐磨灭,专利主体将会失去对势和推动主体的信任,一旦信任失去,由于专利主体的生死存亡并不在专利,其只会选择适当信任,则专利代理机构和专利审查系统的生存将艰难甚至相争,量的市场减少和质的市场未出现。
至此,量变质变规律被我国专利行业“全部无效”,确切来说是专利质量成功无效的。